洛家少女

从今天开始努力的做一个小说家。

【all毛】白山茶

☞有ooc

☞圈地目萌,勿上真人

☞钟易轩ⅹ毛不易

☞bgm 白山茶







1.

钟易轩发现了廖俊涛一个秘密,而且这个秘密套用在他身上也一样适用,那就是他们都喜欢毛不易,他有点开心有点难过,开心是因为有人和他一样喜欢毛不易,证明他的眼光不差,可难过的是他又多了一个情敌。




2.

毛不易这人很怪,非常的怪。

外冷内热,看着和谁的关系都差不多,但其实和谁都保留了那么一点距离,所以说他还是很满足的。

钟易轩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,他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更容易让他心软,让自己慢慢一点点的占据他身边的位置,组成现在的一家三口。

钟易轩有时也会承认他其实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,虽然都看不出来。不,毛不易可能察觉到了,但他用自己的办法给他补上。





3.

手机里放着《白山茶》,旁边的毛不易的靠着床头,一脸专注的在写着什么。

钟易轩想起之前看过的毛不易视频,他也是这样,做在人群中,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。

他摘耳机,朝床上的毛不易走去,像个无理取闹的熊孩子一样,抢夺了纸笔,在一脸惊吓的抬头看过来时,用一惯的语调说出那漫不经心的话,“毛不易,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。”

然后他看着床上的那人,慢慢的点了点头,挪了挪位置给他腾出地方,让他上床来。

钟易轩又开心又生气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说话时双手攥的是有多紧,胸腔里的心脏跳的是有多快;他看着那个人一点儿防备意识都没有,就让他上了床,他知道小孩子这个身份给他带来很多好处,也很多坏处。

毛不易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眼里的那个孩子,曾在很多个夜晚里,在梦中把他压在身下,让他发出动听的声音,让他的眼角染上美丽的红色,让他不得不发出哭泣声,恳求着上面的那个人,慢一点。




4.

钟易轩把一只耳机摘下来,插在毛不易的耳朵,他往毛不易那边靠了过去了点,还能味道毛不易身上淡谈的烟草味,他随口道,“你又抽烟了。”然后旁边那人“嗯”的一声,屋子里又安静下来。

在毛不易以为钟易轩睡着时,旁边的人又冷不叮的发出声音,“我也要。”还没等毛不易想明白旁边这位小祖宗,又要干什么时,旁边那位就给他解答了,“毛不易,你下回带我一起去抽烟吧。”毛不易内心第一反应是,“哈?”随后是一大片刷屏“不行,哎呦喂我不会教坏小孩子了吧?哎呦我去!!”但说出口的只有两个字,“不行。”

钟易轩翻了个白眼儿,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,“我不抽烟,我就在那儿陪着你不行吗?”
然后他就看着旁边那人一脸儿子终于长大了,好感动,来抱抱,钟易轩满脸嫌弃,但还是凑过去抱了抱他。





5.

“毛不易你给我唱首歌呗。”

“唱什么?”

“你现在耳机里听的这首。”

“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白山茶。”

钟易轩把歌词页面翻出来,指了指其中一段儿,从这段开始。

钟易轩躺在他喜欢的人的床上,听着喜欢的人给他唱歌,低沉中带着一点沙哑的唱道:

“你认真地说你喜欢白山茶,怡然自得的收起红玫瑰,温柔的说你眷恋我,然后迫不及待的爱别人。”

“你给我的感觉总是患得患失,你送给我的花儿也慢慢凋谢,你说你有多爱我,却消失不见。”

“毛不易,你喜欢红玫瑰还是白山茶?”钟易轩的手指打着节拍,侧过身,转头问道,“哪个都好。”“如果硬要选一个呢?”“玫瑰吧。”

哦,那你觉得,我和廖俊涛谁是红玫瑰,谁是白山茶?




6.

钟易轩走的前一天,写了一封信,那不应该叫做一封信,应该叫做情书,毕竟告白,还是要有情书的。

可后来钟易轩又想了,在纸上表达不出我想对他说的话,我应该当面告诉他,用我的语言,眼神,肢体,告诉他,我喜欢你。

钟易轩有个秘密,那就是他有一幅未送出去的情书,因为他决定把自己的心意好好的当面告诉他。








FIN.

【我觉得,一家三口,很适合红白玫瑰,白山茶,电灯胆之类的歌曲。】

【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就多转发多评论多点红心,爱你们。】




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2 )

© 洛家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